地点
广告云南

主题: 环湖赛司机,曾经的功勋炮兵,一个在柴达木盆地深处无怨无悔工作的汉子

  • 海西在线
楼主回复
  • 阅读:181872
  • 回复:0
  • 发表于:2018/8/8 9:02:29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海西州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8月7日,环青海湖自行车赛结束后第三天,赛事司机崔智军结束休假去单位上班。从西宁的家到单位,他每次的通勤距离800公里。每个月,从家到单位到再回家,他奔波三次,要坐着火车行驶27个小时,行程2400公里。
  43岁的崔智军过着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生活。他记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一年去锡铁山火车站工作的了。“不是2010年,就是2011年,真的记不清楚了。记这个日期对我没有意义。”他说。
  崔智军是锡铁山火车站的一名调度,每次上班,一个昼夜大约有90辆火车经他调度通过锡铁山站。这些年来,他没有出过任何纰漏。
  来锡铁山工作前,崔智军曾是一名在宁夏服役的二炮手,立过三等功。三年的军营二炮手生涯,养成了他谨慎缜密的品格,也给了他一个强壮的身体和炯炯有神的双眼。在本届环湖赛全程3000多公里的驾驶途中,他不愿像别人那样超速飙车,也从没显示出疲态。与他日常的艰苦工作相比,这次环湖赛是他一次难得的放松机会。
  常年的高海拔大强度工作明显给他的健康带来了伤害。他黝黑的面部有些浮肿,小腹明显隆起。
  锡铁山火车站位于柴达木盆地腹地,海拔3100米。崔智军每次连上10天一倒班,每个班12个小时,他一刻都不敢掉以轻心。手机都要搁在办公室外,避免影响工作。他说,每次12个小时熬下来,下班后感觉浑身累散了架,只想回到宿舍倒头大睡,然后起来吃饭,再去上班,根本没有力气和时间去进行体育锻炼健身。
  环青海湖自行车赛,是他难得的接触体育的一次机会。“环湖赛比我儿子还大两岁,深入我们的生活。每到夏天,西宁人必然谈论环湖赛。我觉得自己必须要来体验一下这个身边的赛事,必须要找个角色参与进来。”
  于是,在比赛开始之前,他申请成为一名志愿者司机。他开车6年,从来没有违章记录。他申请顺利成功。
  驾车途中,每看到大片绿水青山,他会要同车的人帮他用手机拍下来。他热爱这些蕴藏生命律动的颜色。
  他当年在军营练就的钢铁般结实的身体,经过多年高原艰苦工作的折磨,已经开始报警。“你们内地人的血是鲜红色的,我的血是深黑色的,血红细胞多,脂肪也多,去献血人家都不要。”他说。
  崔智军说,每逢周四或周六值班,他总能看到一辆特殊油罐车开进车站。油罐里装的不是油,而是车站全部百十号人的生活用水。锡铁山车站孤处荒凉戈壁,打井打不出淡水来,只能从别处运水过来。
  车站周围尽是黑黄的荒漠戈壁,荒无人烟,没有生命的迹象,只有孤零零的车站在忙碌运作。
  崔智军在自己的宿舍里养满了绿色植物。象征生命的绿色是这里最紧缺的颜色。每次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看到满房的绿色,他说自己感觉生活立刻又充满了希望。
  人之生也,与忧患俱来,知其无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崔智军说,他计划要在高原火车站奋斗到退休。这是他的使命。或许他会到海拔更高条件更艰苦的车站去工作。
  10天的值班结束后,他下到海拔2200多米的西宁家中休息10天,然后再去单位上10天班。如此,周而复始。
  崔智军从8岁起离开河南随父母来到西北,至今已经是个豪爽质朴的西北高原汉子。生活虽然很苦,他却甘之若饴。他说:“我没觉得我有多苦。我的生活条件已经够好的了。我在青藏线铁路所有的车站都工作过,有些车站生活更苦。苦或不苦,只要习惯了就好。”
  他说距离他们车站大约60公里的察尔汗车站,以及我国最大的钾肥生产基地,“都是直接建在盐盖子上,周围全是白花花的盐层,绝对寸草不生。在那里工作要戴墨镜保护眼睛。”
  坐着火车沿青藏线旅游观光的人,或许很难想到途经的那些小火车站里,有很多人在那里过着他们想象不到的生活。
  崔智军结婚16年来,一直过着这种每月通勤距离超过两千公里的日子。他孩子今年15岁了,基本都是妻子在家照顾。他感觉自己亏欠家人太多。
  他努力地工作,就是为了让下一代包括自己的孩子不用再去像他这样受苦。
  他说,每次自己都要带着这样的想法,离家乘车去单位上班,自己心里总能洋溢着憧憬和幸福。
  7日,在漫漫通勤途中,崔智军仔细阅读了孤岛卫士王继才的事迹,热泪盈眶。他说,感同身受。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