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点

主题: 青岛知青在格尔木的无悔岁月沙尘暴终身难忘

  • -深情不及久伴
楼主回复
  • 阅读:5066
  • 回复:0
  • 发表于:2019/4/4 14:44:01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海西州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宣传柴达木文化,弘扬柴达木精神


踏上开往格尔木的列车
  严格意义来说,全国性大规模知青上山下乡是1965年开始的,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我们是第一批知青,那时我们都只有16岁,初中刚刚毕业,响应国家“好男儿志在四方,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号召,从老家山东青岛来到格尔木,就这样一呆就是13年,直到1978年恢复高考。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1961年的河西转盘

当年到格尔木的山东知青有12000人,光青岛就有4000名。和电视电影中知青上山下乡的场景一样,当年我们身穿崭新的军装,胸前佩带中国人民解放军生产建设兵团牌子,在一片喜庆的锣鼓声和亲朋好友的欢送中自豪地踏上了开往西宁的专列。那是我们第一次坐火车。我们从1965年11月8号踏上征途,一个星期后才到西宁,然后又坐了3天3夜长途汽车,到了格尔木。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1959年10月的格尔木一角

40多年前的格尔木一片荒芜,放眼望去,除了戈壁,连土坯房子都很难找到。那时格尔木还不叫市,是个小镇,人烟稀少,我们来之前的小镇上主要有3种人,解放军(专门为驻地运输物资),地质勘探队员和劳改犯,当地人很少。

夏天穿皮大衣保凉
   当年在格尔木的生活环境异常艰苦。那里海拔2700米,下雨极为罕见,缺水现象非常严重,种庄稼全靠山上流下来的雪水。我们常年口唇干裂,水都是从雪山上融化下来的,里面还游弋着红色细长的小虫子,但顾不上那么多,眼睛一闭仰头便喝。因水珍贵,一星期只洗一次脸。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1965年到达格尔木的知青。

由于海拔太高,水烧到80度就咕噜咕噜冒泡,手伸进去根本不觉得烫,蒸出来的馒头总是黏糊糊的。没有食盐吃,从盐湖里直接挖出来的盐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就直接用,也有人想出土办法煮盐,沙子等杂物沉淀到锅底,炒菜的时候就直接浇盐水。

格尔木一天有四季,早晚温差大,中午太阳晒的时候地面温度就是五六十度,整个戈壁滩没有一点阴凉地,只好穿皮大衣。人们常说穿皮大衣保温,但我们是夏天穿皮大衣保凉,因为穿上皮大衣后护住身体不让外面的热气透进来,这样皮肤就不会受到伤害,穿得越单薄越晒得厉害。

即使是冬天的中午也有20多度,因为温度太高,那里人死了是不会烂的,都晒干了,跟木乃伊一样。但到了晚上即便是夏天也会非常冷,现在柴达木还是这样。

让我们难以忍受的是那里的蚊子特别多,而且特别大,每年的5到8月,蚊子非常疯狂。在路上,你就能看到前面穿深色衣服的人身上很快就变成灰色的,因为蚊子把整个人身上都爬满了,随便一拍,就可以拍死一把蚊子。所以那时我们去上工必须穿得非常厚,还要戴着防护罩,否则会被蚊子团团包围,叮得浑身难受。

那时上厕所非常困难,特别是女同志,只要一露屁股,成群的蚊子就会马上叮上去。我们想了很多办法与蚊子作战,比如在上厕所前先烧一堆火,然后把火踩灭,用烟熏蚊子。但即便是这样还是被咬得到处是包,尤其是眉毛,被咬了之后非常痒,时间一长,许多人的眉毛就被挠掉光了。有一天,大家突然惊奇地发现大家都没有眉毛了。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终身难忘的沙尘暴
   戈壁滩上的沙尘暴非常厉害,每年的2月,你经常会发现远远地一堵漆黑的墙疯狂地向你逼近,顿时产生一种令人恐惧的压迫感,等沙尘暴经过身边时,感觉就像到了地狱,伸手不见五指,只听到沙子劈里啪啦劈头盖脸向你打过来,那时你必须赶快趴到地上,要不就会被吹走。等沙尘暴过后,爬起来才知道自己已经被沙子埋了很深。

有次半夜三更龙卷风突然来袭,女同志吓得全都爬起来死死抱住房柱子,但那个柱子也直摇晃。早上起来一掏耳朵,里面全是沙子。

格尔木的沙尘暴非常频繁。有年端午节,我们在家里包粽子,忽然感觉屋外有什么动静,出门一看,远处的昆仑山,只剩下一半了,仔细一看,原来是沙尘暴像大幕一样,把昆仑山遮挡住了,紧接着便什么都看不清楚了。我们连忙往他家跑,把门帘子放下来,用毯子把门堵上,把窗户关死。这时候,就听房顶上哗啦哗啦的,乱石打了过来,正在播放的收音机忽然断了信号,只剩下刺刺啦啦的声音。听着窗外乱石碎沙急逝而过的声音,感觉房子都要掀倒了一样。

高强度的工作量

当时我们是兰州军区建设兵团农建12师的,所在的连队共有200人,到了格尔木后,首先是要盖房子。说是盖房子其实是挖地窝,在地下挖半截,然后在地上盖半截土坯,最后铺上一些树枝当房顶。当时打土坯要和泥巴,水特别凉,都是雪水,我们冻得实在受不了,就把手伸到沙子里面去暖和暖和,虽然沙子也很凉。我们都是从城里来的孩子,也都只有十六七岁,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啊?

打土坯烧砖时,要求两个人抬60块土坯到窑洞里去。当时我16岁,身高1.62米,体重83斤,60块土坯,也就是300斤的重量,完全超过我自身重量,但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而且没有扁担,只能用圆木杠子。也就是那个时候把我锻炼出来了,现在我已经快60岁了,肩挑背扛,一点问题都没有。

生孩子是最大难关
    那个时候最艰苦的是女同志生小孩,因为医疗卫生条件极差,而且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远,一旦出现了危险,只有听天由命,送医院都来不及。而且那时物资极为匮乏,什么吃的都没有,水果都要从青岛托运,当时交通很不方便,需要十来天才能到,等苹果到了以后已经被冻成冰疙瘩了,用水一化,全成黑的了,根本吃不成。

有些妇女要生孩子了,远在家乡的父母便把鸡蛋一个个磕开放在玻璃板上晒成鸡蛋干寄过来,碾碎了泡水吃。能有这样的鸡蛋干吃是件很不容易的事。连队里有一个女同志因为坐月子的时候饥饿难耐,偷偷跑到别人的地窖里偷吃发了芽的土豆,结果中毒,等送到医院抢救,已经来不及,变成植物人了,真可怜啊!

记得我妻子怀孕时,也是什么吃的都没有,一直强忍着,但是几个月后忽然很强烈地想吃土豆,我说这个时候到哪儿去搞土豆啊?她一听就坐到门口小凳子上哭了起来。同事告诉我,离我们五六十里地的一个飞机场(就是现在的格尔木飞机场)附近,好像种的有土豆,我就和我的同事一起骑自行车跑到那里。当时土豆秧长得很旺盛,我们藏在地沟里匍匐前进,生怕被人发现。那时正值7月,土豆刚长出来,有乒乓球那么大,我们在地里刨了半天,刨了好大一片地才掏了一小书包土豆。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上世纪80年代的格尔木河东市场

丰富的精神生活

   生活条件的恶劣和物资的贫乏并没有影响到我们的精神生活,相反我们的精神生活非常丰富,我们的身心异常愉悦。荒芜的戈壁滩虽没有一个娱乐场所,但每天晚上我们在篝火旁载歌载舞,自编自演节目,没过多久,小伙子姑娘们个个都能歌善舞,因此,我们那批知青出了一批文艺骨干。此外,我们连队的篮球打得非常好,现在的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王军是我们篮球队的。那时我们下班后经常在月光下淋漓尽致地挥洒汗水。
   可以说正因为经过了艰苦的磨练,我们这批人中才会出现一批文体人才和作家,我们连队200个人竟出了十几个省作协会员,我也是其中的一个。
   现在想起来,尽管那时我们在那种艰苦的环境下每天都在经受着生命极限的挑战,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磨难,但我们从不后悔。艰难困苦,予汝于成。正是在这种艰苦卓绝的环境下我们才获得了一生中难得的财富。
    知青岁月培养了我们吃苦耐劳的精神,对以后的工作中大有裨益。从事媒体工作时,我跟东风公司试车大拉练,先后到过新疆、西藏,跑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穿越了崇山峻岭、戈壁沙漠,还到大兴安岭采访救火一线,报道过云南大地震抗灾救灾一线。
   知青岁月教会我们 “命运在自己手中”,抓住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1978年恢复高考时,我一个初中毕业生通过几个月没日没夜的学习终于考上了大学,结束了13年的知青生活。知青岁月教会我们珍惜生活,宽容对待身边的人,物质上从不攀比,和家人和和美美享受如今得来不易的幸福生活。
   前年我们山东知青40年相聚的时候,大家见面无不抱头痛哭,十来年患难与共,青春不再来,但情感依旧浓。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