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点
广告云南

主题: 当“骆驼时代”遇上莫河骆驼场 迸发的柴达木精神

  • 祥辰
楼主回复
  • 阅读:14285
  • 回复:0
  • 发表于:2020/3/23 9:49:07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海西州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有一个时代叫“骆驼时代”,有一个地方叫莫河骆驼场(青海柴达木农垦莫河骆驼场有限公司的简称),当“骆驼时代”遇上莫河骆驼场,就迸发出一种强烈的活力——柴达木精神。

这是一段尘封60多年的记忆,也是一段莫河老前辈们与共和国历史息息相关的记录……本文主要追忆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为了新中国的和平统一、为了中华各民族的团结与进步、为了祖国边疆的稳定,广大驼工们拉着一峰峰骆驼,用朴实而坚定的脚步书写的一段段感人至深的故事。

为和平而行:随军进藏

在莫河骆驼场,记者一行见到姚明宗老人时,他正骑着一辆三轮电动车过来。60多年前,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他来到了柴达木盆地,当了一名驼工。在长期的运输途中,艰苦的环境使老人的腿得了风湿病,无法正常走路,电动车便成了他的代步工具。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莫河骆驼场的驼工精神渊源在哪里?需要我们追溯到西藏和平解放的那个时期。1951年8月,解放军18军独立支队(司令员范明、政委慕生忠)进藏时,来自甘肃等地的驼工们参与了运输武器弹药和粮草的任务。

驼铃声声,叩响沉睡万年的荒原。那个时候,没有进藏的公路。行进途中,仅骆驼、骡马、牦牛等牲畜就排出了几十公里长的队伍。驼队在高海拔地区行走,有些驼工感到头晕恶心,呼吸困难,四肢乏力,甚至有人晕倒了。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是如何战胜高原缺氧,到达拉萨的呢?靠的就是一种精神。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姚明宗老人吃过饭,开着电动车来到了以前居住的平房里,他没事就喜欢在这里喝上二两。姚明宗说,现在大家居住的楼房是政府出资修建的,居住环境得到了改善,而远处的窑洞、土坯房、砖瓦房,则见证了莫河骆驼场的沧桑变化。
为团结而行:护送班禅
高向斌,莫河骆驼场土生土长的“驼二代”,现任青海柴达木农垦莫河骆驼场有限公司总经理,他带记者来到一条干涸了的河沟旁边,指着河岸上已经塌陷了的洞口说:“这些窑洞就是我们‘驼娃子’出生的地方”。那一孔孔窑洞是第一代驼工曾经居住的地方,虽然现在废弃了,但驼工们吃苦耐劳的革命精神永远没有废弃。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1951年12月15日,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习仲勋到达西宁,他是代表毛主席,代表中央人民政府和西北军政委员会专程前来欢送十世班禅启程返藏。参加过运输任务的驼工们再一次来到柴达木参与了这次重要的护送任务。
曾为莫河骆驼场职工的姚明斌回忆了当时的情景。在向西藏进发的路上,几次特大风雪,埋没了地上的羊肠小道,也掩盖了地上的草,吃不到草的骆驼弱不禁风。到了夜晚,不仅人要爬冰卧雪,即使骆驼也是度夜如年。由于积雪深厚,骆驼卧在冰雪之中,第二天早晨腹部被冻结在地上……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在返回的途中,改走北道的驼队又遇到了更大的困难。要过通天河了,进藏时,赶上了千里冰封的季节,返回时又赶上冰雪消融,河面上漂浮着许多大小不等的冰块。因为骆驼体瘦如柴,过河时自身难保,所以驼工们只能脱去棉衣拉着骆驼,在冰冷彻骨的河水中行走,有的驼工还没走到河中央就被冰块击倒,葬身于通天河之中。躲过了大自然带来的灾难,又遇到了人祸。在翻越昆仑山时,刚进入一个峡谷,埋伏在山顶的土匪个个手持刀枪,猛然向这些手无寸铁的人冲来。土匪们抢走了300峰比较强壮的骆驼,驼工们的口粮也被抢得一干二净……返回到香日德后,人们目瞪口呆:出发时10000多峰骆驼,而眼前只剩下290多峰了。
高向斌说:“当时,我们的驼工护送班禅返回西藏,可谓意义重大,我将继续发扬老前辈留下来的驼工精神,带领公司转型升级,开创新的事业”。
为稳定而行:运粮援藏
1953年,拉萨断粮了,西藏向北京告急!毛主席指示:“进军西藏,不吃地方”,西藏不通汽车,空中更是禁区,名符其实的一座孤岛。十万火急,驻藏部队陷入困境,西藏军民危在旦夕。没有别的办法,此时人们想到的依旧还是这支驼队,驼工们拉着他们的骆驼又一次踏上了悲壮的进程。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为了适应形势发展的要求,西北军政委员会奉中央的紧急命令,正式组建西藏运输总队。在原来的基础上,又买了16000峰骆驼,招收了1600多名新驼工。姚明斌已经是第三次参加这支援藏驼队了。
运输途中,有不少驼工去世。慕生忠将军下令:要让去世的同志跟上队伍一起走。于是,队里抽出10峰骆驼专门驮运遗体。后来,驼队到达目的地,献出宝贵生命的30多位驼工的遗体无一腐烂。

1954年,完成运输任务的1200名驼工,随同慕生忠将军用7个月时间修通了简易的青藏公路。随后,撤销西藏运输总队,绝大部分驼工拉着剩下的骆驼去了刚刚成立的国营青海省柴达木骆驼场(即莫河骆驼场)。

60多年前,莫河的老驼工们拉着骆驼随驻藏部队进藏、护送十世班禅进藏、参加西藏运输总队运粮援藏、修筑青藏公路,以及在柴达木盆地运输物资、追剿土匪、开荒种地、资源勘探……演绎了一幕幕悲壮的历史。于是,今天的莫河,蕴含着一种真实存在的苦味,这种味道透露着一种强烈而动人的凝聚力——柴达木精神。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岁月长河,历史足迹不容磨灭;时代变迁,革命精神熠熠发光。莫河骆驼场的全体职工铭记前辈驼工们经历的苦难岁月,他们以崭新的姿态,为柴达木的富强、为重现莫河的辉煌而奋勇前进。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说人说驼说莫河


提起莫河,人们想到的除了那里的人以外,就是那里的骆驼。下文将分别从艰辛的驼工、忠实的骆驼和“多元”的莫河,三个角度展现莫河骆驼场的昨天和今天,继续领会柴达木精神的内涵和外延。
艰辛的驼工
在莫河骆驼场历史陈列馆,摆放着一本《李得瑜老驼工参加西藏驼运和青藏筑路回忆录》,翻阅文字,记者从中领略了一位驼工的艰辛驼运史。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现居敦煌的李得瑜老人,1953年报名参加西藏运输队。当年11月13日,李得瑜从香日德出发。队里根据白天刮大风的特点,决定晚上1点出发到第二天早上10点再宿营。由于海拔较高,面条下到锅里,就变成了一锅白泡泡,完全没有了面条的形状。一站接着一站前进,有些人精神不振,个别人想退下来回家。中队领导抓住人们的思想动态,及时做思想工作。由于在锥锥草上行进,有一部分骆驼的蹄子被刺破,无法行走,骆驼开始死亡了。
当时总队有严格的纪律,人饿死也不能吃驮着的面粉等运输物资。于是在后面的行程中,人短粮、驼缺草的现象越来越严重。
到达三道梁后,是大年三十。队里决定,休息一天让大家过个年,吃个年夜饭。于是,各小队之间互相调剂了余粮。三十晚上,他们小队吃了一顿小米稀饭,正月初一早上,他们把所有的空面袋子再次抖了一下,吃了一顿稀糊拌汤。就这样,他们的年算是过完了,粮食也基本吃完了,他们饿着肚子继续赶路。
天有不测风云,行至唐古拉山顶峰时,队友们感觉头疼眼花,视线不清,呼吸困难,鼻子是青的,嘴是紫的。在唐古拉山顶峰宿营后,一夜之间,大雪把帐篷、物资和骆驼全部埋了,大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有的骆驼直卧着就死了。天一亮,驼工拉着剩下的骆驼赶快下山,在山顶待得越久人驼性命难保。
返回格尔木后,出发时的1000多峰骆驼只剩400峰了,而李得瑜和他的队友孙兆存成了全队的佼佼者——两人打联手拉的15峰骆驼都活着,总队部嘉奖了他们。
李得瑜说,后来他在莫河骆驼场工作了31年零11个月,于1985年退休。
忠实的骆驼
在一次运输途中,大地被冰雪结结实实地覆盖着,带的粮草快吃完了,好不容易碰上一片草滩,覆盖着一层冰雪不说,那些枯黄败落的草紧贴着地面,长腿的骆驼很难吃到。不少骆驼很快就掉了膘,瘦成骨头架子,一峰峰倒了下去。驼工们便纷纷凑过去七手八脚地帮着或拉或掀,但是还是起不来。为了赶路,他们只能抛弃倒下的骆驼。尽管人和骆驼的粮草都十分短缺,在这离别之际,驼工们还要匀出一把粮食给这些奄奄一息的骆驼。他们伸出颤抖的手,拍拍骆驼,把粮食送到它们的嘴边。也许骆驼再也无力吃东西了,但驼工宁肯自己挨饿也要留给它们一点吃的。人和骆驼一路同甘共苦走来,分别时就像割心头肉一样难过。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留下那些无法同行的骆驼后,驼工一步三回头,泪水洗面。可怜的骆驼显然已经感觉到主人要遗弃它了,便使出最后的力气叫着,有的竟然扑腾着站了起来,却又立即倒了下去,哀叫不已。主人不忍心,又返回去抱着骆驼哭起来,再次掏出兜里自己舍不得吃的那点干粮喂骆驼。这回骆驼张嘴吃进去了干粮,但却无力嚼咽……
被遗弃的骆驼,有的过了几天竟然奇迹般缓过了劲,自己站了起来,也许是主人留下的那点干粮救了它的命。驼队远去了,它们只能孤独无助地在草滩上寻觅食物,这时,如果被后面驼队的人碰巧遇上,就会把它们牵上,让其归队。当它们重见主人时,像跑丢了的孩子找到了娘,依偎着主人凄切地叫着,还不时地用头抵主人伸过来的手。主人抑制不住地流着泪,用嘴亲亲它的耳,用头顶顶它的眼。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这些从死亡线上再生的骆驼,后来一直走到了拉萨。动物也像人,有了一次死里逃生的痛苦历练,它们就变得坚强了,似乎它们也被柴达木精神感染了。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多元”的莫河
在莫河骆驼场历史陈列馆,有一份20世纪50年代柴达木事务办公室发给莫河骆驼场的文件,写着:“中央指示,调给中燃部及中地部使用骆驼,总共是570峰,同时需驼工100人,兽医5人。”据记者进一步了解,1955年至1959年,超过100个勘探队给莫河骆驼场递过申请骆驼的报告。1955年起,国家大规模经济建设全面拉开帷幕,上千名地质队员被派进柴达木盆地,骆驼成为远征探宝的唯一交通工具,大约4000峰骆驼走向无人区。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1956年3月份,国营青海省柴达木骆驼场在莫河开发农业基地,在完成繁重运输任务的同时,全场干部职工又投入到开垦荒地的工作中。莫河骆驼场依靠骆驼运输、开荒种地来发展经济,为国家建设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不仅历史政治功绩卓越,同时经济贡献也是有目共睹的。资料显示,1962年,每个莫河人平均为国家创利润18.8元;1963年,增产红线急剧上升,平均每人创利润417.4元。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困难面前,驼工精神让他们不放弃,不抛弃。1986年12月,为彻底解决莫河骆驼场多年亏损的问题,这里兴办盐厂。经过3个月的艰苦劳动,一条长达5.6公里的公路延伸进了盐湖,随后挖掘出来的原盐一车车运往全国各地。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时至今日,在驼工精神的鼓舞下,驼场人审时度势,致力于实现转型升级。茶卡盐湖“天空之镜”知名度日益提升,而莫河骆驼场距茶卡盐湖直线距离只有10公里。因此,该地区依靠地缘优势,导流游客,提升了莫河骆驼场的旅游产业发展。莫河骆驼场的旅游主要致力打造五大景点,即千峰驼园观赏区,“西藏运输总队”红色历史宣传教育区,豪华木屋、亲子星空观景房区,特色餐饮服务区,莫河盐厂观光摄影区。同时,带动传统第一、第二产业的发展,进一步提高了莫河骆驼场茶卡羊、柴达木福牛等肉食及副产品的附加值,努力打造“一带一路”新丝绸之路上的一个新亮点,力争实现莫河骆驼场的二次辉煌。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结语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在历史的大潮中,饱经沧桑的莫河人触摸着时代的脉搏,及时转变着生产和生活中的角色,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对于他们来说,一切在变,唯独血脉里流淌着的血液和那血液激荡着的不尽的驼工精神演变而来的柴达木精神始终没有变。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